热门搜索:  快乐向前冲崔璀车祸

林淑娟被群兽轮奸决定中国未来,这8亿人却一直被忽视!

韩成珠 ed2k

    凤财君注:在高速流转的都市,人们挤着地铁,埋头于iPhone,刷微信,上京东,为不断发酵的滴滴顺风车事件添一把火时,另一群人的朋友圈里仍是岁月静好……他们又是谁,在干什么,为何悄无声息?

    

    来源:新经济100人,作者:董金鹏,已获授权转载,不代表凤凰网财经立场

    

    

    

    在高速流转的都市,人们挤着地铁,埋头于iPhone,刷微信,上京东,为不断发酵的滴滴顺风车事件添一把火时,另一群人的朋友圈里仍是岁月静好。

    

    他们是你眼里的「五环外人士」,文化水平偏低,也许不会拼音输入,上网最频繁的动作是复制、粘贴、转发和点赞;收入水平低,贪便宜,疯抢各种9块9包邮的商品。他们是被现实阻隔,但从未缺席的人,数量之众,令人惊讶。

    

    2018年临近中秋节,在厦门、龙岩和莆田采访,从城市深入县城、乡镇、农村、工厂和矿区。在厦门,围绕抖音、陌陌和快手等正在形成收割流量的完整产业链。龙岩不仅诞生了美团创始人王兴和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还是很多「神豪」的出生地。山寨之城莆田,同时汇集着数量众多的拼多多买家和卖家,见证着「消费升级」下的繁荣。

    

    流量红利消失,创业寒冬到来,县城——悄然生长的希望之地,既呼唤新的百亿美金梦想,又关乎国运,维系着普通人的当下和未来。在平平无奇的庸常之外,这里将呈现互联网上的另一个中国。

    

    

    01

    趣头条也是张一鸣的吧?

    

    

    信使传递来的消息,令张汉标感到不安。

    

    张汉标是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的三叔,腰板硬实的时候,还在镇上盖楼建房子,现在村子里养鸡,种稻谷。二哥一家搬到村里小河的对岸,妻子去厦门照顾待产的儿媳,如今四层楼里只住着张汉标和猫了。

    

    这时候正是傍晚,阳光慢慢退出客厅,张汉标泡着功夫茶。独自留在村里,一部手机连接着他与外面的世界。

    

    张汉标的OPPO手机上装着两个「头条」,今日头条是儿子给他装的,趣头条是驾校认识的师妹装的。让朋友用邀请码安装趣头条App,叫做「收徒」,可以拿到现金奖励。

    

    趣头条是一款针对「五环外人群」的资讯类应用。随着一二线城市流量见顶,竞争正在深入到三四五六线城市及广袤的农村地区。他们谙熟人性,配以运营手段,快速收割着流量,也追逐着百亿美金的梦想和狂欢。

    

    但张汉标并不知道这一切。他问:

    

    「趣头条也是张一鸣的吧?」

    

    张汉标泡茶的前一天晚上,2018年9月14日,趣头条在美国上市。听说趣头条在侄儿张一鸣的眼皮子底下迅速崛起,随后在美国上市,张汉标的语速明显加快,显得多少有些不安。他立即又问:

    

    「他那个公司,和张一鸣的公司差不多吗?今日头条现在做得可以吗?」

    

    在培丰镇,很少有人用趣头条,大多数人也不用今日头条。

    

    不管任何时候,培丰镇上碰到玩手机的人,最多的在看微信,其次是抖音和火山小视频,偶尔也有几个人打开浏览器,更少的人在用爱奇艺、快手、淘宝等。中老年人的手机里多半会装快看漫画、作业帮、英语流利说、美图秀秀等App,那是给孩子们用的。

    

    培丰人的手机里普遍装着20多个App,超过一半的是手机预装,其余大多数是亲戚、朋友和孩子安装的。他们爱语音、图片和视频,胜过文字和其他。

    

    看新闻的人很少,多数是文化水平较高的老人,但不少人会付费看小说,一年365元,到期还会续费。新事物通过嘴巴传播,广告很难在他们的脑子里留下印象,效果不如现金补贴来的快。

    

    玩手机的人几乎都知道,张一鸣从镇上走向世界,但还有很多人不知道火爆的抖音是由张一鸣打造的。因为「全家都在搞互联网」,张汉标算是村里了解互联网的人。

    

    培丰镇原属于龙岩市永定县(后改为区),过去盛产煤炭,高峰时近百个煤洞同时开工挖煤。镇上建有2所初级中学、2家医院、1个电影院、1个百货商场、1个汽车站,过去到处都是外乡人。

    

    杨医生印象里,永定矿区医院医生最多时超过100人,同时负责70多个患者住院。罗松贵的矿机修理厂生意也红火,十多个工人忙得连轴转,没有时间吃饭,只得往嘴里喂几口盒饭。

    

    张汉标二哥叫张汉平,当过十年永定县企业管理站站长,打交道的多是煤老板和生意人。龙岩人好喝酒,喝酒必划拳,张汉平经常输,张一鸣替父亲猜拳,无出其右,众人佩服,说这孩子将来一定能做大事。

    

    现在这里更像世界的边缘,正享受着孤独。

    

    有点本事的人都往外走,许多营生跟着凋敝。兽医站衰微的时候,大儿子还在福建农林大学读兽医专业,张汉标听了张一鸣的建议,让儿子在大三那年转学计算机专业。现在,两个儿子一个在厦门一个在福州,女儿定居在龙岩市区。

    

    培丰镇是中国过去几年发展的缩影:一个从乡村搬迁到城市、从线下转移到线上的时代来了。中国2亿多农村网民,5000多万60岁以上的老年网民,他们开始用网络聊天、看新闻、听音乐和看电视剧。

    

    村庄废弃或者空心化,年轻人外出打工,老人和孩子向外流动,第一站是乡镇。新经济100人创始人兼CEO李志刚认为,由此决定中国商业的终点在乡镇。许多互联网公司和消费品牌下沉,终端网点最远可到达乡镇。

    

    在培丰镇,一条不足两公里的主干道上,至少有6家vivo、OPPO手机专卖店,500-1000元的手机是人们的首选。通常,vivo、OPPO在一块开店,满足不同顾客的需求。三个正常运转的加油站表明汽车正大量进入镇子,有车子出行方便,不过面子问题也是购车的关键因素。矿机修理厂的生意衰落后,罗松贵和妹夫合开了一家擦油烟机的公司,妻子跟人合开了一家保健品店,卖的最好的是老年人的纳米能量养生棉被。

    

    2017年龙岩永定县农村居民消费支出数据显示,排在前五的消费支出依次是4448元的食品烟酒、3061元的居住、1347元的交通通信、737元的生活用品及服务、678元的医疗保健。考虑到农村居民自给自足,其实最主要的支出还是交通通信、生活用品和医疗保健。

    

    暮色渐渐靠近村庄,张汉标在收拾东西,第二天去龙岩市区接妻子和女儿。

    

    培丰镇属于永定县,但更靠近新罗区,距离市中心大约20公里。很多人到龙岩寻找人生的转折点,但只有少数人留下来,或者进入更遥远的世界。

    

    

    02

    超级县城是未来中国商业的重心

    

    

    晚上十点,街上铺面该关的都关了,培丰镇上一片安静。

    

    张培镜刚从龙岩回来,坐在店里的欧式罗马柱下抽烟,儿子在旁边玩手机,599元的红米手机是从网上买的。坐在旁边的兄弟笑着说:「拿这样的手机,不符合你的老板形象。」

    

    31岁的张培镜是张一鸣同村人,小时候在装修店打工,也养过兔子,后来又回到装修行业,现在培丰镇开着自己的店面,做建筑内外墙装修。店里承包工程,再找工人去施工,一天能挣多少钱,张培镜也不记账。他最拿得出手的作品,是龙岩1801酒吧、龙岩基督教堂门面,还有张一鸣老家村子里的村委会大楼。

    

    

    ▲培丰镇上的抖音招牌

    

    煤矿挖完后,有钱人去了永定县城、龙岩市区和厦门,张培镜也跟着他们进了城。厦门海峡国际小区的房子均价超过5万元/平方米,业主多数是龙岩的煤老板,厦门的许多加油站也是这帮人开的。但也有人因贪婪和无知败尽千万身家,来到厦门做保安和保姆,重回生活的起点。

    

    跟着煤老板进了城,张培镜算是见了世面。「龙岩在夜场里面,真的是小香港,土豪真的比香港还多,真的比较多。」张培镜每说一句话,都要带着「真的」。

    

    关键是这些朋友肯花钱。他说跟朋友喝酒,七八分醉的时候,对方掏出来一包一包的钱,现场分。「直播送花,一晚上刷10万出去。」

    

    「他们是做什么的?」

    

    「许多从事煤矿、工厂,还有赌博。像我们正经做生意的,赚了钱也不可能这样子花。花完我一个月工资都没了,不可能这样子。」张培镜说。

xu duo cong shi mei kuang gong chang, hai you du bo. xiang wo men zheng jing zuo sheng yi de, zhuan le qian ye bu ke neng zhe yang zi hua. hua wan wo yi ge yue gong zi dou mei le, bu ke neng zhe yang zi. zhang pei jing shuo.

    

    一年前,张培镜在龙岩市区买了房,首付30多万,月供4000多元。张培镜进城,是为孩子的教育考虑。除了资产迅速增值,大部分人实现阶层跃升的途径,还得靠教育。

    

    像培丰这样的乡镇,人们东拼西凑也要到县城或者市里买房,让孩子上更好的学校。龙岩统计局的数据表明,相比于农村地区,城镇居民教育支出显著增加,仅次于食品烟酒、居住和交通通信。

    

    闽南师范大学管理学副教授梁振东认为,在三四五六线城市,许多父母会为孩子置办房产,年轻一代最主要的支出是教育。在龙岩,学区房价格已经超过2.5万元/平方米。考虑到一部分教育支出外溢进入房价,其实在这些地区教育支出比实际还要高。

    

    张培镜的儿子还在培丰镇上读小学,中午不回家吃饭,在学校附近的午托班解决,一个月费用300元,一年9个月。在龙岩、漳州、厦门和莆田,学校附近是密密麻麻的补习班和兴趣学校,从文化课一直延伸到艺术、体育等,但几乎没有连锁品牌。

    

    妻子也留在镇上,张培镜只得陪丰和龙岩两边跑。不久前,他和妻子刷两张信用卡买了车,按揭下来一共16万元。张培镜指着儿子说,家里最大的开销,除了还贷款,剩下就是孩子的教育了。他说,等孩子升入初中,想把妻子和孩子接到龙岩,到时候妻子在龙岩市里开一家甜品店。

    

    在教育和产业的双重驱动下,中国的人口正在从农村和乡镇走出来,进入上一级的县城、地级市或者省会城市。其中,中国有2000多个县城,生活着8亿人口。

    

    学者李志刚认为,未来农村和乡镇人口会大幅流出,会形成数量相当可观、常住人口50万-100万的超级县城,成为未来中国商业的重心。

    

    这意味着,过去发生在一二线城市的商业故事和品牌,将会逐步进入超级县城。比如,一二线城市的服装、酒店、餐饮等品牌,会逐步下沉到超级县城。李志刚还预测,随着人口集中,未来或许会出现农村人吃住在县城,工作依然在农村的局面。

    

    张培镜经常午夜开车返回龙岩,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会抽出时间看看快手上的吃鸡和网红直播,点开抖音上的短视频。除了微信和抖音,其他多数时间用在看电视剧。

    

    「像《三国》我看了不下十遍,我不知道里面说什么东西,每个版本都看。」当白领追着《芈月传》《延禧攻略》时,许多「五环外人士」正在看《士兵突击》《还珠格格》等,整个群体表现出显著的长尾效应。

    

    「除了看美女,就是看搞笑的短视频,像新闻那些,好像不关我事。」张培镜说,看了那么多小视频,就记住一句话,想要暴富,唯一的就是拆迁。

    

    「不看新闻,怎么认识外面的世界?」

    

    「不懂的问度娘啊。」张培镜说。

    

    

    03

    一年刷100万元的人太多了

    

    

    2015年9月30日,美团创始人王兴回老家龙岩,活动后正在吃清汤粉,一位叫苏忠基的兄弟凑到跟前,说在做龙岩本地公众号「龙了个岩」,希望王兴写句话。王兴想了几秒,顺手写道:龙了个岩,家乡的味道。

    

    一年前,苏忠基还在做微信公众号图文推送,一天8篇文化和生活类文章,偶尔阅读量10万+,风格类似于《龙岩最美的五十个地方》。但在平常,单篇阅读量几十到几百不等。

    

    见王兴时,苏忠基已经转战短视频,新的项目叫「神见侠」。他在网上找段子,改编成剧本,找粉丝做演员,拍搞笑视频,植入本地品牌收广告费。

    

    在龙岩这样的四线城市做内容,苏忠基明显感受到行业和读者的状况。早年,基于文字的文博迅速崛起,但很难进入三四五六线城市和农村。许多人不会拼音打字,阅读文字费劲,语音、视频和图片在这里更有生命力。

    

    2017年春节后,龙岩玩直播和短视频的人多起来了。喧嚣之下,既孕育机会,也批量生产欲望和狂欢。

    

    大量三四五六线城市及农村用户涌入,平台流量暴增,但变现一直是悬而未决的难题。许多创业者靠资本维持,前景并不明朗。

    

    一旦用户有了显著的标签,被贴上三四五六线城市及农村用户,变现就更加困难了。思凯文化CEO吴永荣说,抖音和快手的内容和用户差别不大,但广告主对快手的价值大打折扣。「广告主问你粉丝多少,我说快手200万,抖音20万,对方说不好意思,我都给你按20万算,快手我不认。」吴永荣说。

    

    思凯文化也确实不靠广告赚钱。

    

    从龙岩坐高铁,44分钟达到厦门北站。从厦门北站上岛要经过厦门软件园三期,思凯文化的办公室就坐落在那。走进思凯文化的办公室,眼前的几十个年轻人盯着被花哨贴纸盖住的电脑,每个贴纸上都有一家直播平台的名字:陌陌、火山直播、奇秀、YY等。往前走,右前方是迷宫一样的直播间,毛茸茸的地毯上摆放着毛绒玩具和芭比娃娃。

    

    

    ▲工作人员查看网络直播间

    

    屏幕背后的人,跟培丰镇走出来的煤老板有着同样的缩影。他们在30-60岁之间,从事传统行业,文化程度不高,缺乏娱乐渠道,也需要心理安慰。他们离开三四五六线城市或农村后,试图在厦门搭上上流社会的列车。直播兴起后,他们靠着金钱在虚拟世界赢得尊重和仰视,直播平台和主播门则迎来财富的狂欢。

    

    在直播行业,「土豪」已经无法形容这个群体,出现了另一个词,「神豪」。思凯文化从一个四线城市的创业公司晋级中国十大公会,赶上网红直播的狂潮,背后是各路「神豪」推波助澜。

    

    「上百万元的用户在直播行业不算什么,一年刷100万元太多了。」吴永荣的合伙人陈汗青说,2017年思凯文化旗下网红收入最高的超过2000万元。

    

    2014年,吴永荣发现了正在兴起的财富狂欢,便从电商代运营转做网红经纪业务。仅仅两年,思凯文化已经发展成每天超过1200、每月6000多主播在火山直播、奇秀、YY等多个平台直播。

    

    草根网红堪比一线明星,足不出户就能实现阶层跨越,你也许好奇他们是一群什么人。吴永荣告诉新经济100人,思凯文化的网红来自各行业,比如来自律师、教师、自由职业者,也有许多三四线城市毕业的大学生。主播的工作,一天6个小时,一个月25天。

    

    

    ▲网络主播直播间一角

    

    做主播最重要的是情商,直白一点就是巧妙把控人性,其次才是才艺和颜值。吴永荣和团队制作了一套SOP手册,帮助资历尚浅的主播门赢得「神豪」的青睐,其中就包括怎么更换头像,怎么发表个性标签,每天朋友圈发什么照片。此外,思凯文化还有形体教室和钢琴教室,要求主播们学习舞蹈和钢琴。

    

    优秀的主播借此留住「神豪」,获得他们的持续消费。

    

    相比之下,短视频创业者的处境没有那么魔幻了。

    

    2018年,今日头条在龙岩做了一个内容创作空间,一共有8个团队受扶持进驻。除了苏忠基的神见侠,另一个做视频的叫「大不乡童」,团队带着孩子去农村和山里玩,在野山上烤鸡烤鸭,做直播。

    

    苏忠基的妻子是市区一家医院的护士,孩子刚满一岁。为了方便妻子上班,他们租住在市区一套小三房的老房子里,一个月租金1500元。从住处到内容创作空间,大约10公里的路程,公交车近一个小时。

    

    2018年9月,新经济100人见到苏忠基时,他和团队在市区一个写字楼里办公,偶尔去一次内容创作空间。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通勤时间超过1个小时是普遍现象,但在三四五六线城市,超过半小时都是不可接受的。

    

    

    04

    从淘宝转战拼多多

    

    

    莆田,是另一个神豪的聚集地。

    

    晚饭后,莆田没有出现一丝凉意。一个包得严实、戴口罩的女人骑着摩托车,迅速靠拢过来,她压低语气问:「要货吗?」在安福电商城,每个向陌生人靠拢的女人都是这副打扮,也都问过同一句话。

    

    几个小时后,进出安福电商城的道路堵车了,喇叭声此起彼伏,令人焦躁不安。除了少量白色面包车,多数是后座上绑着个大纸箱子的摩托车,里面装的是莆田鞋。

    

    莆田的鞋子,有许多小品牌,也有许多各种「百伦」和 「NB鞋」。几天前,一个鞋厂被查封,发现146双产地标为「Made in Vietnam」的运动鞋,标价185元。

    

    过去,这些鞋子通过传统的经销商网络销往全国,现在通过电商,并下沉到更远的城市及农村。几年前,莆田人在淘宝上卖鞋子,在亚马逊上卖鞋子,现在则是拼多多,只是莆田人已经不满足于只做鞋子,他们在卖更多的东西。

    

    许多莆田人在拼多多开店,卖的是淘宝上的东西,他们只是中间商赚差价。通常,拼多多上有了订单,他们再到淘宝下单,淘宝卖家发货。按照本地的行规,普遍赚取10%的差价。其中许多店主是从淘宝转过来的,王英就是其中一个。

    

    出生于1967年的王英,是少有的会用汉语拼音,会熟练使用电脑的女人。几年前,她在淘宝上开店卖莆田鞋,有了订单,她转给鞋厂,鞋厂发货。

    

    她说,做淘宝时,如果没有花钱做推广,很少有成交。同样不用推广,拼多多每天都有单子。2018年9月的一天下午,王英打开淘宝和拼多多后台,显示淘宝已经连续多日没有订单,前一天拼多多访客384人,9.11%是老客,共有10个订单(全是新客),收到183.9元。

    

    2018年春节后,王英在朋友的建议下,开了拼多多的店铺。偶然的机会,王英发现过去一块做淘宝的,正在转向拼多多。

    

    莆田是个熟人社会,做生意靠圈子,家族和朋友传帮带,一个镇或者一个家族的人,一门生意遍布全国,比如东庄是医疗、北高卖黄金、仙游做红木,年轻一代转战电商。

    

    拼多多火爆以后,很多人都在提消费降级,但王英觉得对另一部分人是消费升级。

    

    王英打开商家后台,80%的订单送到了县城、乡镇和农村,以及城市的近郊和工业园区。许多人是手机和微信红包教育出来的用户,他们不会使用电脑、App和支付宝,不会搜索,也不会在各大平台之间比价。

    

    王英的店铺以生活用品为主,有5000多个SKU,相当于一个中型超市的规模。如果勤快,她还可以让店铺的商品变得更多。中秋节前,卖得最火的是塑料做的月饼模具,其次是扫把、簸箕、手套、斗笠、雨鞋、蜡烛、种子、鱼鳞刨刮鳞器、老花镜等。

    

    店里最贵的商品是300多元的开水器,就像火车站等车时盛开水的机器。9月20日的订单显示,河南某村的一个用户购买了馒头模具,15.9元,共卖出去311件。

    

    王英店里买家的名字,除了以店铺加电话的营销号比较多,其他多数名字情感饱满。比如,典型的买家名字:心如冰,浅笑,本性,绵绵相随、哭不代表软弱、没个性的人、一笑而过、无聊就想你。

    

    退休后,王英上了老年大学,业余做电商。每天起床后,王英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脑看店铺,回复客服信息,查看订单。店铺每天接7-10单不等,每单赚3-5元差价。王英说,正常一个人可以经营10家店铺,但她只做了一家店。

    

    在莆田,手上持有200多家店铺的人比比皆是。电商和莆田鞋,让大批年轻人享受着财富带来的快感,也吸引全国各地的年轻人涌入莆田。王英的女婿是重庆人,大学毕业后先在广州做公司职员,后定居莆田,做电商两年赚了200多万。

    

    在福建,做鞋子的不只有莆田,还有晋江。晋江属于泉州的县级市,有40多家上市公司,其中包括安踏、特步等体育品牌。放眼望去,莆田制鞋企业有4000多家,规模以上制鞋企业300多家,却没有一家上市公司,也没有一个大众熟知的制造品牌。

    

    

    05

    从农村到城市

    

    

    一双鞋出厂,要经过很多道工序,一个工厂通常养活着许多小工厂和作坊。莆田聚集「神豪」,也聚集大规模的蓝领工人。他们背井离乡,进入工厂、作坊和分销系统,许多也是拼多多的用户。

    

    

    ▲拼多多在莆田工厂的熟人之间扩散

    

    胡玉英第一次接触拼多多,就是在老家的一家鞋垫作坊。胡玉英是王英的邻居,住在莆田安福电商城附近,那里是莆田的市中心。胡玉英从事业单位退休后,在家门口的永辉超市工作过几年,后来赋闲在家。

    

    胡凡的鞋垫作坊位于西珠村,离市区大约五六公里路程。鞋垫厂从泉州晋江采购原料,做好的鞋垫卖给下游鞋厂,通常是订单式采购,鞋厂有订单和样本,胡凡再按款式和数量生产。一双鞋垫,胡凡能赚到2毛钱。

    

    在西珠村,胡凡是较早用上拼多多的人。胡凡打开OPPO手机,一共关注了27个公众号,包括沃尔玛、新华都等商家,但她对这些品牌印象模糊,都是因为扫码支付跑到关注里面的。有人在群里发了拼多多的链接,她点击后就稀里糊涂地关注了拼多多。

    

    有一次胡玉英回老家,看到胡凡从拼多多上买的猕猴桃。在胡凡的帮助下,胡玉英安装了拼多多的App。

    

    胡玉英先是买了水果,接着是衣服,最后成了日用百货的忠实用户。2次糟糕的服装购物经历,使她相信,拼多多上不适合买衣服,从此她再也没在拼多多上买过服装。

    

    在三四五六线城市,人们告诉新经济100人,很难因为一两次糟糕的购物经历,就放弃在一家平台上购物。胡玉英在拼多多上买了很多日用品,她的经验是尽量买那些100元以下的商品,买错了也不心疼。

    

    她说:「拼多多里面比较便宜一点,便宜的东西,你要求质量很好,那也没有。」

    

    两年来,她先后买过剃须刀、水龙头、腰带、垃圾袋、毛毯、空调被、吹风机等。没事的时候,她刷拼多多,买的多了,才发现花了几百元。

    

    一旦你在拼多多上买过东西,每天会收到很多条提醒,比如红包到期提醒,匹配成功提醒。在莆田的工厂和作坊里,人们很少对商家频繁发布的广告感到烦躁,许多人通过频繁发布的广告去购物。

    

    在一二线城市,由于通勤时间长,白天常常需要加班,业余时间需要休闲娱乐,许多创业项目都在帮人们提高效率,节省时间。但对「五环外人士」来说,他们需要更多的信息,也需要消磨更多的时光。

    

    胡玉英在拼多多上买的吹风机79元,市面上的价格超过100元。她在拼多多上买过百香果,一斤才5元,永辉超市是9-11元,便宜一半。蜂花护发素,拼多多16.8元,永辉超市19.8元。她先在拼多多上买了一瓶,然后又从超市买了一瓶,两瓶做对比,发现是真货,再去买已经下架。

    

    新经济100人采访发现,拼多多用户的参照系,其实是线下商家。中国有2000多个县城,3.8万个乡镇,60多个村子,每个村子有2-3个小卖铺。拼多多下沉以后,真正受到影响的是这些商业形态。

    

    很多人不明白,商家为了吸引人们买东西,为什么还需要花真金白银。在工厂里,很多人告诉新经济100人,拼多多的红包要谨慎,防止被骗。拼多多经常会提醒用户,有红包没有领取,你点进去,发现里面VIP才能点击。胡凡也听说,工厂里用过拼多多的人告诉她,千万不要点,那是假的。

    

    九月中旬的一天,胡凡离开昏暗的车间,准备给工人做饭。短暂的休息时间,几个女人围在一起聊天,有人又收到了拼多多的红包。他们说话的时候,站在旁边的一个老人插嘴说:「它不可能给你送红包,我们买的很便宜,怎么可能一下子给你送几十块、一百块的红包呢?」

    

    老人接着说:「我们都没贪这个便宜,没有去点。」

    

    互联网公司在一二线城市的玩法,到了三四五线城市,不一定玩的转。传统商业的本质是经营渠道和商品,赚取差价,做好门店等着顾客来买。在那里,顾客是上帝,但谁也不把上帝当回事。但互联网改变了这种权力关系,地理位置和渠道的重要性在下降,用户和流量的重要性在上升。

    

    未来,中国商业的终点在乡镇,重心在超级县城。在这些地区,因为市场教育不足,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认识模式不同于一二线城市。在一二线的精英阶层,进入这些地区时创业时,需要贴近用户,贴近市场。这是五环外人士的上半场,也是互联网创业者的下半场,人们即将穿越一部混杂着欲望、泥土和方言的商业史。

    

    

    

    新媒体运营编辑 袁苑

    凤凰网财经官方微信(ID:finance_ifeng)喜欢此文,欢迎转发和点赞支持凤财君

当前文章:http://psf2pxwbl.bjhtss.cn/566/47067-77270-24114.html

发布时间:02:43:17

高鹰生殖中心  大礼包申请书范文网  西安新闻资讯网  高鹰代孕  在线小游戏  四川助孕  阿福记抓娃娃网  f23泛站  眉山助孕公司  东莞代孕网  实木餐桌椅价格  

{相关文章}

娱乐YouTube的2018年回顾视频是历史上第二不受欢迎的视频。

    我们应该阅读评论。YouTube Rewind 2018的一个角色说。但是YouTube的官员们当然对今年视频的反馈不满意。

    今年的年度评论视频YouTube Rewind 2018自从12月6日发布以来已经收到了超过786万的厌恶。这足以使它成为YouTube上第二不受欢迎的视频,仅次于歌手贾斯汀比伯的2010年单曲《宝贝》。2008年,反卷烟的厌恶率接近80%,远高于《宝贝》的厌恶率(48.59%)。

    从2010年开始,每年到年底,YouTube都会总结今年的活动、头条、流行视频、文化符号和热点挑战,并邀请视频广播公司在该平台上拍摄名为YouTube Rewind的视频作为年度回顾。

    威尔史密斯出现在2018年《倒带》视频的开头。他今年在YouTube上创建了自己的频道,冬至电视剧演员表_高鹰生殖中心定期发布自己的生活视频,吸引了420万粉丝。与“要塞之夜”相关的元素——无论是游戏场景还是知名的游戏主持人——已经成为今年Rewind关注的焦点。其他新兴元素包括韩国流行音乐、牙线舞、自发性高潮反应(Adasege导航_高鹰生殖中心SMR),以及

    YouTubeRe.2018

    对于YouTube来说,年度回顾提供了一个展示平台光辉形象以及总结的机会。是的。2018年“回风”的气氛生动而温暖。但是没有批评或抱怨:《要塞之夜》与流行音乐和YouTube平台的流行程度没有多大关系,这些视频似乎刻意地插入了社会评论和广告,霍金、伊维奇、麦克米勒和斯坦李的死亡也未被提及,他们的死亡引发了一场大屠杀。YouTube社区的大规模纪念活动。

    最激烈的批评是,YouTube为了创造良好的形象,在平台上避开了最质问国世平教授_高鹰生殖中心具代表性但有争议的在线大片。瑞典的Pew DiePie是该平台上订阅量最大的YouTuber,拥有将近7600万的追随者,而Will Smith的订阅者仅占其中的一小部分。皮尤迪派和印度频道的T系列电视剧今年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订阅。洛根保罗和KSL之间的拳击战也被视为YouTube事件,官方频道有超过8100万的广播。

    视频中没有出现这些字符或内容。虽然当局没有解释原因,但恐怕归根结底,这是网红引起的争议:皮尤迪皮耶在去年现场玩游戏时发表了反犹太言论,并大喊“黑鬼”这个鹦鹉螺网络助手_高鹰生殖中心歧视性术语。洛根保罗因在日本自杀神社青木林现场发布笑话视频而受到批评。他们后来为自己的行为道歉九曲连环的意思_高鹰生殖中心

    对于YouTube来说,在广告客户面前展示一个好的形象和避免争议也是不可避免的。在一篇文章中,The Verge将YouTube今年的年度回顾视频与带客人到房间并用地毯覆盖脏地方进行了比较。

    在用户眼中,YouTube和YouTube的分裂已经成为用户关注Tucao和不满的原因。

    “他们真的跳过了今年发生的一切。”一位用户评论道。你为什么不拥有那些真正流行的YouTube?另一个用户评论道。并日而食的寓意_高鹰生殖中心他们使用聚乙二醇椅面部表情包,但没有让聚乙二醇出现“受到14万人的赞扬。

    皮尤迪皮亲自对Re.2018做了一个视频回顾。他没有出现在去年的回顾性视频中。关于新视频中的椅子,他说,目前还不清楚YouTube的官员是否知道这是他的椅子。如果您稍后知道,如果更早知道该元素,您将使用该元素吗?

    “我记得《复仇》曾经是向造物主致敬的。里面很凉爽。现在我几乎可以说,我很高兴自己没有参与其中,因为这可以形容为尴尬。皮尤迪皮在视频中说。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喜欢这篇文章吗?每天去应用商店看看不同的东西。

http://zhong-run.cnhttp://emaiqin.cnhttp://ailafei.cnhttp://de-feng.cnhttp://stonebv.comhttp://www.crownfame.comhttp://www.bom360.cnhttp://www.ywbxzd.cnhttp://www.wanlonghao.cnhttp://www.togce.cnhttp://www.bjpwz.cnhttp://www.cxyyw.cnhttp://www.sccon.cnhttp://www.wawjia.cnhttp://www.kesee.cnhttp://www.ytbxzx.cnhttp://www.myyxt.cnhttp://www.qhhyh.cnhttp://www.gzmydm.cnhttp://www.okloan.cnhttp://www.uyyyy.cnhttp://www.jczmw.cnhttp://www.vtmic.cnhttp://www.gelibi.cnhttp://www.fagom.cnhttp://www.mdfjig.cnhttp://www.xlhlm.cnhttp://www.qhhdtv.cnhttp://www.njhdy.cnhttp://www.zgnzpt.cnhttp://www.lootee.cnhttp://www.ibangs.cnhttp://www.qhccx.cnhttp://www.qhmmh.cnhttp://www.qhqqp.cnhttp://www.ouwur.cnhttp://www.aiego.cnhttp://www.aibowu.cnhttp://www.aggu.cnhttp://sc-huashi.com/2019032511370777996344.htmlhttp://xcmdanlizhu.com/plus/images/2019032511341862704118.htmlhttp://palladavastgoed.nl/wp-content/plugins/2019032512065987613114.htmlhttp://sc-huashi.com/2019032511374834164501.htmlhttp://i-zx.cn/2019032511320292274660.htmlhttp://xingbian580.com/zhiwu/2011/1009/2019032511211690911543.htmlhttp://sc-huashi.com/2019032511271423368086.htmlhttp://bashuweifang.com/plus/img/2019032511143267954575.htmlhttp://jiashuonet.com/2019032511541677160767.htmlhttp://www.jiningba.com/data/images/2019032511141659941707.htmlhttp://m.jxzkzs.com/plus/img/2019032615015095185515.html